步遊九龍城120年歷史

日期/時間:4月13日 12:00-13:30 語言:廣東話 費用:$100 (包含區內部份小店消費) 報名:https://goo.gl/forms/KtFoSh4VAJy8hjQj2 集合:12:00樂富站A出口 九龍城歷史悠久。先不說在官富鹽場與宋末的掌故,龍城在開埠之後,經歷過港英、民國時期,一方面,港英視啟德為「爛尾」的地產及重要的機場項目。鄰近的九龍城寨與維多利亞城對望,在使館領地的保護下成為國中國。加上啟德機場的興建,龍城唐樓成為小泰國。 在此90分鐘的旅程,我們會走過120年的香港歷史。了解九龍城寨過去,啟德「爛尾」的地產及其遺產,到泰國區一嘗小食。最後走上高處,看看未來九龍城重建計劃。

元、清的戀宋情意結:二王村、古瑾圍、馬頭圍

在南宋末年,大臣陸秀夫在元軍步步進迫下攜同益王昰(端宗)與衛王昺,以及一眾宗親大臣循水路南逃來港,在九龍官富場(即現今九龍城一帶)建立行宮,為時約六個月。當時,益王及衛王常常前往官富場附近一山崗遊覽,該山崗亦因益王以「聖上」之身份遊覽而被稱作「聖山」,山崗上的巨石後來亦被稱為「宋皇臺」。眾人在官富場一帶享受了一段短暫的安穩日子,期間元軍繼續窮追不捨,群臣只好隨駕輾轉逃往淺灣(即今荃灣),再進駐碙州(即今大嶼山),端宗更於該地一病不起,年僅十二歲便撒手塵寰,不久陸秀夫率領祥興少帝及數萬遺臣蹈海赴死,南宋亦正式滅亡。 🤴二王村、古瑾圍的由來 事實上,在陸秀夫等人前往淺灣逃難時,亦有部分臣子選擇留在官富場行宮一帶定居。他們把其落地生根的村落喚作「二王殿村」,以紀念兩位宋皇。後來,眾人為免引來元朝當局起疑及追究,遂把名稱改作「二黃店村」。時至數百年後,清朝嘉慶年間寫成的《新安縣誌》,甚至是1863年香港政府的九龍規劃地圖,亦能看見「二黃店村」的蹤影。 留在香港的,除了一眾臣子外,還有一群宋室宗親。他們亦在「二王殿村」村附近建立了另一條村落,名為「古瑾圍」。「瑾」意即赤色美玉,乃古代顯赫望族才有條件收藏的珍品,其「古瑾」之名亦有指是為了暗示祖先身份尊貴,為皇族後人。和「二黃店村」情況相近,在清朝康熙及嘉慶年間寫成的《新安縣誌》亦可找到有關「古瑾村」的紀錄。 🤴只留下「上帝古廟」石門拜的是哪位 古瑾村落旁邊的「上帝古廟」,因廟內的男女神像的衣冠與皇帝皇后的打扮甚為相似,所以亦有村民假借供奉北帝,實為以「上帝」之名偷偷供奉宋室祖先一說。然而,自清初「復界」(撤回遷界令)後,有不少來自廣東一帶的多姓人士遷到「古瑾村」及「二王殿村」旁聚居。他們的人口漸漸增加,最終建立了「馬頭圍」(「馬頭」乃碼頭的古稱,取名自現今馬頭涌一帶的舊碼頭)。再過了好些年月,「馬頭圍」人口遠超「古瑾村」及「二王殿村」,前者因村民在光緒年間遷返東莞縣而從此消失,後者亦因人口漸漸減少而被併入「馬頭圍」,時歷三個朝代後,正式走進歷史。 儘管兩村已湮沒於歷史長河,然而我們如今仍可在九龍城露明道公園一睹「上帝古廟」的遺址。石門對聯:「真義著千秋,煌煌氣象;武功超萬古,赫赫聲靈」說的就是宋至忠臣的浩然之氣。旁邊亦由國學大師饒宗頤於六十年代所書的紀念碑文。 #馬頭圍 #二王村 #古瑾村 圖源:饒玖才,《香港的地名與地方歷史上 – 港島與九龍》(香港:天地圖書,2011),頁276。  

只因石峽尾大火?自帶光環的公營房屋政策

走進屋邨話當年,老人家每每提到的,都是1953年那場石硤尾木屋大火。熊熊烈火,一夜間毀掉五萬多人的家園,卻燃起了香港公營房屋政策的苗頭。從政府雜亂而臨時的政策,的確容易令人聯想到,公營房屋是對一場災難而啟動的應變方案,及後逐步改進為長遠發展規劃。然而,政府靈機一觸的徒置政策,處理的問題似乎從來都不是改善居住環境、推動福利政策發展。

港英的文化多元: 羅廟街與摩羅廟

些利街清真寺,俗稱「摩羅廟」位於些利街,毗鄰摩羅廟街,建於1849年,與英國國教聖公會位於花園道的聖約翰座堂同年落成,距今已有170年歷史,是香港首座清真禮拜堂。英國政府與清國於1842年簽《南京條約》,維多利亞城才剛剛築起,不到八年,港英政府已想到為這華洋雜處、文化多元的香港,城市的中心地段,興建清真寺。

細說那些年的香港天空部落(一)

土地少,人口多,從來都是香港的寫照,高度的都市化讓這裡變得繁囂繁華,卻釀成了嚴重的貧富懸殊。為了生活,大家無所不用其極地找尋並建設自己的「家」,中上入息的家庭尚且能夠負擔一個環境較好的細小單位,那麼赤貧家庭呢?五十年代時因戰後而出現的一眾難民呢?他們善用了「借來的空間」,比如在荒蕪的山邊搭建鐵皮屋和簡樸的木屋,又或是在唐樓的天台搭棚,創建多層的居住空間,形成了獨特的「天空部落」──天台屋,一個個簡陋卻能暫且安身的「家」。

旅人的都市想像

有一種主流故事主題叫做自我探尋:故事的主角困惑、不滿人生中扮演的角色,希望透過逃離尋找「真我」。達成自我探尋的手段,可能是辭掉工作,可能是認清人際關係,可能是解決同伴紛爭,可能是環遊世界,可能是經歷鄉間農業生活,可能是尋找一群陷入同樣困境的人群圍爐取暖,可能是邂逅一位能夠肯定自我的異性發展情緣,也可能是換掉變裝用的魔法棒就可輕易完成。

凝滯的時空(三)──冬日的栗子

每逢秋冬時節,寒風凜冽之時,最幸福的是街角偶爾飄來一股帶著微焦的甜香──炒栗子的香味。記得小時候一輛輛木頭栗子車排列在大路小巷,或是聚集在戲院前,都會嚷著要父母買一包,然後捧在手裡,隔著黃雞紙袋感受栗子炙熱的溫度。一邊行一邊剝來吃,是當時最滿足的享受。 近日天氣又突然轉冷,在觀塘地鐵站外又看栗子小販檔蹤影。炒栗子的氣味夾雜在空間中,在平日的汽車廢氣中帶點甜意,檔主用鑊鏟翻動鑊中的糖砂,炒起一陣灰白煙霧,隨著「沙沙」的磨擦聲飄散,吸引路過的人。檔主的栗子車顯然有點歷史,木頭混合鐵板,像哈爾移動城堡,古老而粗獷,又帶著樸實的魅力。一格格木抽屜還藏著煨番薯、炒銀杏、鹽焗鵪鶉蛋、雞蛋等。